一百年前,是世界性危機集中爆發的時代,也是新一代青年涌向歷史前臺的時代。郵輪、鐵路、汽車、電報,實現了大規模人群的跨地域流動;大學、工廠、政府、企業,促進了多元化人員的復雜化組織;教育普及、大眾傳媒擴張、政黨運動興起,推動了意識形態理念與集體抗爭運動的深度結合。這些新的技術條件、組織結構和政治理念,伴隨著資本主義浪潮從西方向全球擴張,塑造出更具雄心或更加不滿足于“父輩的秩序”的年輕一代。
一百年后,當21世紀第二個十年即將結束之際,原本對21世紀的樂觀展望正在消退,而對世界重新走向動蕩的憂慮情緒日益普遍。20世紀末期以來高歌猛進的全球化進程,盡管推動了生產效率的提高,卻沒有為21世紀的世界帶來一種更高層次的全球協作和更具理想的生活方式。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沒有走出危機,貿易爭端凸顯、社會撕裂加劇、極端主義情緒蔓延;而2008年以來各種“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與“追求平等和民主”的激進抗爭運動,由于缺乏對物質生產過程的深刻理解,沒有提供應對策略,因此無法真正地給出“替代性方案”。
這些不確定性也深刻地影響著全球范圍內的青年群體,不僅激發了青年群體對現實的焦慮與不滿,也制造出青年群體在多元化認同結構中的相互區隔與復雜對立:當歐洲與美國的青年們為“環保少女”桑伯格的號召而激發道德激情之時,來自越南的女孩范氏茶梅卻在追逐“歐洲夢”的路途中失去生命;當智利的青年們為反對政府長期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走上街頭之時,玻利維亞的青年們則在反對左翼總統的浪潮中顯露身影;當印尼的青年為反對政府推行保守教法而持續抗議之時,波蘭的青年則因為反對移民和呼吁保守主義聚集到一起……
如何準確理解新一代青年群體的結構性特征和多元化訴求,進而避免當代世界與新一代青年重新陷入“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的仇恨泥淖,是這個時代所有的思想者和行動者必須面對的歷史命題。
一百年前,在彼時的中國尚未解決“救亡圖存”的危機之時,李大釗先生就對中國的青年們發出過這樣的呼吁:“我們的‘少年中國’觀,決不是要把中國這個國家,作少年的舞臺,去在列國競爭場里爭個勝負,乃是要把中國這個地域,當作世界的一部分,由我們居住這個地域的少年朋友們下手改造,以盡我們對于世界改造一部分的責任?!币话倌旰蟮慕裉?,全球性的氣候問題、全球性的階級分裂問題和全球性的政治經濟危機需要全球性的集體行動和團結協作來加以克服。因此,在“民族復興”的道路上,中國的命運已經與世界的命運更為深刻地交織到了一起,新一代的中國青年,勢必需要承擔實現“民族復興”與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雙重使命。
因而,在當前若隱若現的全球危機中,我們更應該以百年為視角,理解全球危機下的當代青年問題;在當下的中國,討論“青年問題”也絕非只是將青年群體視為“研究對象”,而應當將其作為當代中國人認識世界、理解世界的一項思想實踐,進而探索具有普遍意義的全球協作的可能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縱橫》編輯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

 

 

— ?本期目錄??—

 

 

封面選題:新青年與新個人主義

我們發現,隨著中國社會經濟轉型與文化重建進入關鍵時期,一種值得重視的“新個人主義”正在勾勒新一代青年的心靈圖景。這種在解決了基本生存困境之下成長起來的個體,這種在市場嚴酷競爭環境之下成長起來的個體,這種被現代分工與網絡技術困頓在自我狹小領域的個體,正在生成一種嶄新的個人主義。這種個人主義,既充滿自信,洋溢著民族國家上升期的特有朝氣;又極度不安,蘊藏著一個社會內部深刻的焦慮。

當代大學生社會心態調查報告

“中國大學生社會心態研究”課題組

當代青年的新個人主義——從《哪吒之魔童降世》談起???

陶慶梅

互聯網生存的內在張力

朱 迪

鄉村建設與青年人的精神成長?

錢理群

新中產的孩子們——讀《嬌慣的美國心靈》

李 磊

 

中國發展模式再討論

東北新經濟如何破局?

張 強 高 柏

 

新發展知識

援助外交的世紀之變

王 釗 黃梅波

?從殖民主義到共同發展——大國海外鐵路建設的演變?

鐘 準

 

歷史觀

“三代”與中國文明政教傳統的形成

張志強

“三代”歷史,歷史上的“三代”,經由孔子之損益,經由“六經”之價值提煉和義理化,成為中國文明歷史的開端,為中國文明奠立了價值根基和根本定向,是中國文明既久且大的內在原理。中國歷史中的人們總是能夠“貴約六經之旨,隨時撰述以究大道”,通過不斷地創新和轉化而保持和延續著中國。三代的原理,使得歷代的圣賢總是有氣魄、有能力使發生在中國的歷史最終成為中國史,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我們至今仍然存續在以“三代”為開端的中國歷史中。

 

縣域研究

被抽空的縣級中學——縣域教育生態的困境與突破

林小英 楊蕊辰 范 杰

當教育改革越來越以優勢地區的優質學校為藍本倡導和引領“拔尖創新”式的精英教育時,我們更需要關注處于最底層的縣域教育狀況。中國的2000 多個縣容納了全國50% 以上的學生,它們就是中國教育的底色和普通教育賴以生存的基礎。

“土地扶貧”與縣域發展模式困境——評土地增減掛鉤扶貧政策

夏柱智

貧困縣僅是為發達地區提供土地指標而獲得土地收益,其角色完全是被動的,喪失了發展的主動性。貧困縣越來越不關注內生發展能力,轉而依賴外部幫扶,被套牢在“虛擬的”土地指標市場上。

 

社會結構變遷

重啟社會改革:改革關鍵期的三個群體

鄭永年 游海洪

保衛社會,重建社會秩序、開啟中國的社會改革是唯一的選擇。在中國的社會改革中,如何改變知識分子的現狀、匡正定位,形成中國自己的知識體系和話語;如何為年輕人創造機會,發動年輕人的力量為中國的發展提供動力;如何讓中產階級獲得更強的安全感,擴大中產階級的規模,使得中國社會改革的基礎更加穩固,這些問題并非是這三大群體內部能夠自己解決的,而需要政府的重視和投入。社會改革和社會制度的建設已經刻不容緩,中國如果要取得進一步的發展,必須改革,也必然要通過改革來重建社會。

 

▍學術評論

地緣政治:大國戰略背后看不見的手

高 程

 

▍在民間

國際小商品貿易中的信用體系建設:義烏的實踐

溫美珍